>

这萧绎在西魏

- 编辑:大资本棋牌现金 -

这萧绎在西魏

承圣三年十月,西魏派大兵五万由长安出发,进军江陵。这是一场埋葬梁元帝萧绎的战争。 梁元帝萧绎是梁武帝萧衍的第七个儿子。自幼聪明过人,五岁即能口诵《曲礼》,六岁被封为湘东郡王。十八岁持节都督荆、湘、郢、益、宁、南梁诸州军事兼荆州刺史。后来率军讨伐侯景,令侯景兵败被杀,在江陵即位称帝。这时是公元552年,他已经四十五岁了。 很不幸,他自小眇一目,这令他既痛苦又自负。总是瞪着那唯一的眼睛环视周围的一切,觉得别人仿佛都因为多了一只眼睛而多了一个心眼。对他总是因多一只眼睛而多了一份轻蔑。故而,他要加倍的自尊,加倍的倣慢,否则,便不足以与常人的威严相抗衡了。 也难怪他心理变态,他周围的人常常因为他少了一只眼睛而戏弄他。他有一个妃子徐氏,长得其实并不多么漂亮,可是却嫌萧绎丑陋,化妆只涂抹半个脸面,用来 讽刺萧绎只有一只眼。萧绎大怒,从此两三年才去一次徐妃那里。徐妃耐不住寂寞,竟与道士、幕僚私通,淫秽宫廷,气得萧绎便将徐妃的丑行写出来,贴在大阁之 上。这便是我国历史上最早的大字报。 萧绎确实多疑,对家人,对大臣,对部属,都是疑宇当先,缺乏起码的信任。可是他又处在与萧氏诸兄弟争夺皇位的时代,不能不派他人去征战。所以他总是在忧患之中,用唯一的眼睛狐疑地望着一切。 太清三年六月,他派竟陵太守王僧辩和信州刺史鲍泉征讨侯景,命令立即攻打湘州。王僧辩因部下尚未集结,请求缓期进军,这便惹动了萧绎的 疑心。他按剑大声嚷道:你害怕出征,抗命不遵,莫非想与贼串通一气吗?嚷罢,不容王僧辩解释,便~剑刺中了他的大腿。王僧辩当场昏厥,苏醒之后又被送 进了监牢。后来,萧绎自己陷人了重围,这才想起了王僧辩,派人到狱中征询退敌之策。王僧辩在狱中,因为其母请了良医才医好了腿上的伤口,可是心上的伤口一 生难愈。可他又生不逢时,谁让他摊上个专横的主子呢?不过、这专横的主子在危难的时刻也居然会到狱中来请教,并任命他为城中都督,负责护城事宜。没法只好 从命。江陵解围之后,萧绎松了口气,不过,他又疑心鲍泉了:为什么他带兵攻打湘爿,ĺ,却久攻不克?这里面有什么鬼?于是,又任命王僧辩为都督,来到 鲍泉大营。鲍泉听说王僧辩来,欣喜不可名状:有王僧辩来助我,大功定能告成!立即命人洒扫营帐,恭候王僧辩。岂知王僧辩乃奉命而来,一进营帐便背对鲍 泉,半晌才发话道:鲍郎,你有罪责,王让我把你抓起来!说完立即宣布萧绎的命令,将鲍泉锁在床旁边。一方大将顷刻之间就成了床边囚。 复出的王僧辩还是为萧绎立下了汗马功劳,在征讨侯景的战争中屡奏凯歌,终于把萧绎推上了皇帝的宝座。萧绎对这也疑虑重重,他不肯在正殿上接受群臣的朝拜,只在偏殿中草草成礼。这理由似乎也很简单群臣部比他多了一只眼,令他很不舒服。 西魏派遣柱国常山公于谨率大军南下了。西魏的荆州刺史长孙俭迎接于谨,在酒宴上问道;大军前往江陵,为萧绎策划,当如何?于谨答道:跃兵汉沔,席 卷渡江,直据丹阳,乃为上策;移郭内居民,退保子城,深沟高垒,等待援军,不失中策;若不先移城,只守外郭,乃是下策矣。长孙俭又问道:据公高见,萧 绎当出何策?于谨毫不犹豫地回答:必出下策!理由便是,萧绎为人庸懦无谋,多疑少断。 果然不幸而被于谨言中。这萧绎在西魏 大军压境时的表现实在庸懦无谋得令人发噱。烽烟迭起,警报频传,萧绎只是召集群臣议事。群臣唯恐他多疑,便顺着他的心事说:两国通好,未生嫌隙,不 会有犯边的事情。臣前日使魏,魏君以礼相待,十分周详,决无侵犯边疆的道理。于是萧绎心满意足,便在光武殿上大讲《老子》。老实讲,他对《老子》并非 真的有多大兴趣,只是喜欢交谈,说一些似是而非,令他人似懂非懂的话。他人毕恭毕敬地听着,萧绎的自尊心便得到了巨大的满足。他眇一目,便在似瞎非 瞎之间,因而是天下大道行之于己,是真正的天子,其他的天子反而因有两只眼倒略逊一筹,无法说出似是非是的话来。他玄谈成癖,当边境报警很快被 证实了,萧绎还要让百官身着戎服听讲。万能的《老子》,既以无为可治天下,他想,自然也可以无为而靖边患。 然而,数万西魏大军却不是靠玄谈能够阻挡的;况且,人家行军打仗并不因你的多疑而有半点犹豫。西魏大军很快团团围住了江陵。 这时,他又记起了王僧辩,封王僧辩为大都督、荆少,刺史。可是不等王僧辩有所作为,便裂帛为书,催促王僧辩道:我忍死待公,何不速至? 萧绎果如于谨所说的下策,死守外郭,便有人偷开了西门迎接魏军。接着南门也破。萧绎知大势已去,便跑入东阁竹殿,放起火来。他烧的是古今图书、十四 万卷付之一炬。望着烈焰冲天,他说:无论如何,我乃文人皇帝,让我死于书燹之中吧!说完,就要投火自焚,后被左右宫人死死拦住了。他犹恨不已,用宝剑 击楼,叹息道:文武之道,今日尽矣! 这时,西魏大军已尽入城里,萧绎命御史中丞王孝祀写降表。 身边有一个谢 答仁坚决反对,说:城中兵众犹强,乘暗突围出去,贼必张煌失措,那时便可与我军会合。萧绎到了这种时候,仍旧多疑寡断,偏偏要征询王褒的意见。王褒 说:答仁乃侯景余党,焉能相信?谢答仁想扶掖萧绎跳上马背逃跑而不可得,只好请求去守子城。萧绎很高兴,授他为城中大都督,并将公主许配给他。可是又 与王褒商议,王褒说不可,萧绎又收回成命。答仁听说之后,气得吐血气绝。 萧绎的降书送出,于谨要征太子为人质,萧绎便令王褒护送。 王褒打出的旗幡竟是柱国常山公家奴王褒。于谨又让王褒招萧绎亲自出迎,萧绎乃撤去天子仪仗,着素衣乘白马出东门,当一名驯服的俘虏。这 时他感慨万千,抽剑击门道:萧绎一至于此乎?走到半路,魏军夺其骏马,给他一匹劣马,又令几个士兵反剪其手,押着前行,路遇于谨,便强令跪拜。萧绎无可奈 何,只得忍气吞声,被人尽情凌辱。 更有讽刺意义的是,被他扣押的王子王孙都放了出来,现在主客易位了。他的那些子侄曾经被他用残酷的刑具锁押过,一个个都遍体疮伤,肌肤溃烂。现在轮到他的子侄来作践他了。一个侄子将他囚于黑布幔下,每天凌辱不止。 然而,就连这屈辱的阶下囚也当不了多久,于谨正筹划着如何处置他的时候,早年投奔西魏的萧警,也是他的侄子,便要求亲自处死他。那手段竟是用土袋将他活活压死。 死到临头,他真的后悔起自己因为多疑而葬送了江山杜稷,可是又说这是无可奈何的事情,谁让老天爷让他瞎了一只眼呢? 可怜他临死也没弄明白这多疑是孤家寡人的通病的道理。 不容他明白什么了,沙袋已经压上身来,随之他就停止了呼吸。他的侄子将他的尸体用布一包,扔在蒲席上,把这个眇一目的多疑皇帝草草葬于津阳门外了事。

本文由大资本棋牌现金中国史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:这萧绎在西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