>

宴会之后便要将公主带回府中

- 编辑:大资本棋牌现金 -

宴会之后便要将公主带回府中

大宝二年十月,刚刚入冬,可是对梁简文帝萧纲来说,却是那么冷,几乎整日处在颤栗之中。是年老不禁寒吗?不至于吧。年方四十九岁,又不曾多病。也许是心灵中出现的无法抗拒的寒冬吧。 萧纲仅仅当了两年傀儡皇帝,到这一年的八月,连傀儡皇帝也用不着他当了。那个把他硬推上皇帝宝座的侯景,打发了前寿光殿学士谢吴来替他草拟诏书,他就明 白了。其实,按文才来说,他萧纲天下独步,何用他人捉刀?可是旨意是侯景的,他不得侯景心意,敢胡乱写吗?既至谢昊将诏书写成,让他一看,着实吓了一 跳。那上面竟写着:弟侄争位,星辰失次,皆由朕非正绪,招乱致灾,宜禅位于豫章王栋。天呐!自己竟一下子不明不白地从帝位上被赶落下来,要当囚徒了。 果然,诏书刚刚草就,末及发布,侯景的党羽就进宫来,逼着他即刻署印。印渍未干,侯景派来的第三批人马又到,荷枪仗戟,立逼他离开皇宫到永福省 去,他已经被废为晋安王了。在永福省,他的内外侍卫尽行撤除,全换成了侯景的甲士。他知道,自己实际上已经被幽禁起来了。何日处死他,只是时间早晚而 已。果然。不久凶信就传来了,他在建康的儿子们,还有宗室二三十人均被侯景杀害。他的住所墙上墙下布满了棘子、铁蒺藜等物,他已经寸步难行了。 幸而居室里尚有一部《昭明文选》,抄写得十分工整。呀!他翻了几页就被深深地吸引住了。经历过人生沧桑之后,对《文选》 中的锦文华章,领悟得自然深刻,他不由得沉浸在那些凝结着人生真谛的文章境界中。 萧纲不是自吹自擂,他确实称得起是文人皇帝。他自幼聪睿,识悟过人,六岁便能写一手好文章。父亲梁武帝听后将信将疑,亲自在大殿上面试。结果六岁顽 童却文采斐然。其辞句之华丽,令大臣们惊诧。他早年的诗作如《美人晨妆》、《咏内人昼眠》等,刻画宫廷中的佳丽惟妙惟肖,写美人的姿容情态淋漓尽致,人称 开一代诗风,只不过是开淫靡之风的先河而已。历代文学史家称之为宫体。这是后话。 当时,这萧纲是抱住了这部《昭明文选》,禁不住嚎啕大哭。也许是因为睹物思亲;但更主要的是,在哭他自己的命运…… 《昭明文选》的作者梁太子萧统也是自幼聪颖好学,十几岁就通经史善诗文,又与同代文人多有接触,所以他能整理出我国最早的诗文总集,因为他年轻轻的就身患绝症,三十一岁便与世长辞,赐谥昭明,故这部文集被称为《昭明文选》。 萧纲哭诉道:哥哥呀!你以一部文选而彪炳史册,千古垂世之宏业令你的名字世代永辉;可我呢?自己造孽,落下千古骂名!我多么希望能像你一样早死,不能成就千古文名,至少也不至于如此替人戴罪青史呀! 早知如此,何必当初!当初如能听得侍郎周宠的话,该有多好!人家议论纷纷,说我当太子不合正统,周宠劝我效法春秋大贤公子目夷,辞去太子称号。我如听 从,那今日就不但成就了‘贤名’,而且还可能著出如《文选》之类的传世之作。可惜,可惜!我竟热衷权势,对周侍郎的忠言置若罔闻,结果竟…… 我以既非嫡长子,又非嫡长孙的身份人继大统,导致了萧氏家族人人觊觎帝位,重演了历代皇室自相残杀的悲剧。这才给了叛贼侯景以可乘之机。他欺父皇年纪太大,竟然纵横捭阖,操纵天下武人,攻破了台城,让我父子均受制于这样一个侏儒小人。 我曾对着父皇哭泣,父皇大怒:‘谁令汝擅人?若社稷有灵,自当克服基业;若天意灭梁,即使终日哭泣,又有何用?’父子相对无语,心如刀绞,又能奈何?不久,这侯景竟致父皇于死地,将我捧上了大位。我知道,我不过是个傀儡,线在侯景手中提着。 这侯景杀人如麻呀!广陵太守祖皓图谋诛贼,侯景引兵攻广陵,城破之日祖皓被擒,他竟将祖皓绑在城墙之上,让军卒一齐向他放箭,顷刻祖皓身上的乱箭竟如刺猬身上的针刺一般,此犹不解佷,还要让他车裂而死。城中无辜百姓,无论老幼妇婴,尽皆活埋。令人发指! 就这样一个杀人魔王,在回都的宴会上,竟在酒过三巡之后,起身离座,突然向我跪下。万万想不到的是,这个厚颜无耻的老贼竟然要讨溧阳公主为妻。天呐! 一个有杀父之仇的,眼瞅着就要篡位灭国的浑蛋,本该与他不共戴天,怎能成我乘龙快婿?况且深阳公主年仅十四岁,一个如花似玉的爱女怎能送给年已半百的禽 兽?天呐!我真是疏于防范,明知这老贼出入宫闱,竟让他窥视到女儿的花容月貌,他色胆包天,又借酒上脸,我怎敢不答应?岂料这贼又得寸进尺,要求当即论嫁 娶,宴会之后便要将公主带回府中。天呐!这与抢劫又有什么区别?我贵为天子,屈辱以致如此!天底下还有比我还屈辱的帝王吗? 那诏 书上说我是招乱致灾的祸首。天呐!江南连年旱蝗,百姓流亡,以致草根树皮填充饥腹。饿殍遍野,千里绝烟;富室豪家也因无食而只能身着罗衣,怀抱珠玉,终日 卧床以待天命,这都是我的罪状吗?我竟然自己承认了是‘祸根’。史书上这样记载,我是自认了这不白之冤。天呐!一个帝王当他丧失了权力之后,得忍受多大的 精神折磨。与哥哥萧统相比,真是天壤之别。他整理文选,陶醉在锦文华章之中,该是多么大的精神享受。千古万载,人们都会因这种精神享受而齐唱颂歌,可我 呢?自信才华并不亚于他,却仅仅配做一名备受精神折磨的无为帝王!天呐!文人与帝王竟是如此分野。悔不当初,悔不当初!当初为什么不辞去太的,是的,人道 是‘只有处于绝境,方有真正好诗。’诚矣哉!自己的诗作便是见证,可惜不能整理成集了,也许后人有好事者可以替我一为,也未可知,何不自为之序?他这么 想着,使援笔写道:有梁正士兰陵萧世缵,立身行道,终始如一,风雨如晦,鸡鸣不已。弗欺暗室,岂况三光,数至于此,命也如何? 真 的命也如何,这天侯景派左卫将军彭隽与王伟到来,萧翎便预感不祥。王伟先开口道:丞相因陛下幽忧已久,特命臣等前来上寿。萧纲只能苦笑着 说:我已经将帝位禅让,如何能再称陛下?这寿酒怕是要送我归天了!王伟表情冷冷,萧纲便明白一切。但仍嘱令设宴,使人鼓乐伴奏,极尽欢态,借以掩饰内 心的苦痛。喝得酩酊大醉,故做豪语道:不想为欢乐能到今天这个地步! 不多一会儿他就大醉如泥,卧在帐中人事不省。王伟令彭隽拿了土袋子进来,压在他身上。不大一会儿,萧纲就被活活憋死了。

本文由大资本棋牌现金中国史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:宴会之后便要将公主带回府中